“我需要一个杯子,就有理由不用握手”|社交恐惧

  • 发表时间:2018-07-12
  • 心理教育

“我需要一个杯子,就有理由不用握手”|社交恐惧

https://ossimg.xinli001.com/20171116/2344ad944f2cccfd6cf111a994bbec74.gif

  社交焦虑(又称为社交恐惧)的主要特征,是在社交或自我展示的情境下反复地出现剧烈的恐惧感。社交焦虑的患者过分担忧自己的社交表现(患者自认为自己的表现会使他人尴尬),或担心自己表现出焦虑症状(如出汗、脸红、口吃、手发抖、声音颤抖)

暴露在令患者害怕的社交情境会导致其立刻产生剧烈的焦虑症状,有时可能会导致惊恐发作。这种焦虑症状以及伴随的回避行为会造成显著的负面情绪,并且严重干扰到日常功能与人际交往的能力。

  社交恐惧的症状表现

  社交恐惧的主要特征是,过分害怕在社交情境下受到消极的负面评价以及伴随对类似情境的回避行为。每个个体所恐惧的社会情境因人而异。

  社交恐惧患者的害怕的情境包括

  ■ 公众演讲

  ■ 工作面试

  ■ 商业会议

  ■ 与陌生人交谈

  ■ 在电话中交谈

  ■ 在餐厅饮食

  ■ 在公共场合书写

  ■ 在公共场合阅读

  ■ 与权威人士交谈,如老师或者上司

  ■ 约会

  ■ 聚会、婚礼以及其他聚会

  ■ 公共场所(如音乐会、体育馆)

  ■ 购物

  ■ 电影院

  ■ 班级旅行

  ■ 课堂发言

  ■ 公共厕所

  ■ 表演情境,如跳舞或团队活动

https://ossimg.xinli001.com/20171116/3b3af4ca3bbfbff34fedfe4494831c43.jpeg

  对于社交恐惧患者个体来说,这种无法摆脱的恐惧不仅仅包括接收到负面评价--个体更害怕自己被他人视作无能、笨拙、尴尬或迟钝的。社交恐惧患者经常担心自己,比如在派对、约会、或仅仅只是与他人交谈的情况下,社交恐惧患者担心被他人认为是社交无能或社交不适导致的结果就是社交恐惧患者直接回避这些社交情境(最常见的行为反应)。

  此外,患有社交焦虑/恐惧的个体往往容易强迫性地反刍自己在社交情境中(个体害怕接收到负面评价的社交情境)的表现。例如知道自己将参加聚会或去购物中心会产生数小时的预期焦虑,因为社交焦虑个体担心陌生人可能会认为他们社交迟钝。

因此,当社交焦虑个体体验过这些基本的社交情境后,通常会花费数小时甚至几天的时间去分析他们的社交表现并且想象别人会做出怎样的负面评价。社会焦虑/恐惧的个体也经常错误解读生活中发生的微小事件比如他人移开目光或是去洗手间类似事件,他们会认为这是由于自己社交无能而被拒绝的证明。

  综上所述,社交焦虑/恐惧的症状与强迫症(OCD)相似。社交焦虑/恐惧和强迫症都会对诱发焦虑的情境产生强烈而非理性的恐惧,以及对类似情境反复且强迫性的回避。研究表明,大约11%的强迫症患者也同时患有社交焦虑/恐惧

  此外,美国精神病学协会出版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IV),将社会焦虑/社交恐惧和强迫症都划为焦虑障碍的分类。社交焦虑/恐惧和强迫症的最明显的相似之处是这两种疾病症状都表现为恐惧--回避--消极情绪--回避的恶性循环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所谓的强迫性循环--个人为了减少焦虑而采取的强迫和回避行为实际上加强巩固了他们的强迫思维,进而导致症状恶化。

  社交焦虑/恐惧的治疗

认知重组、想象暴露与正念

由于强迫症和社交焦虑/恐惧有许多相似之处,一些可以有效治疗强迫症的认知行为疗法也可有效治疗社交焦虑/恐惧症状。在这些治  疗技术中,其中一种最有效的是“认知重构”技术,即让社会焦虑/恐惧个体学会质疑负面评价想法的正确性和重要性

学会了如何更有效地挑战这些想法后,可以采用另一种认知行为疗法治疗社交焦虑/恐惧的来访者--暴露疗法(详情点击:脑成像预测社交焦虑认知行为治疗有效率)--教会他们如何更轻松地参与到之前导致他们焦虑和回避行为的社交情境。

另一个治疗社交焦虑/恐惧有效的方法是想象暴露这种方式需要来访者回忆并书写一些特定的、引发个体焦虑的社交情境的事例,利用这些故事以及书写故事的过程来重建认知挑战他们的恐惧。当标准的暴露疗法与其他认知行为技术,以及想象暴露结合使用时,可以大大减轻社交焦虑患者强迫思维(关于自我消极的社会评价)的频率和强度,以及其对负面想法和心理意象的敏感性。

念治疗是治疗社交焦虑/恐惧最有效的认知行为治疗之一基于正念的认知行为治疗的主要目标是学会中立非批判地接受令人不适的心理体验。

从正念的角度来看,我们的心理压力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试图去控制和消除消极的想法、感觉、情绪和冲动所带来的不适换句话说,社交不适并不是问题——试图控制和消除不适才是问题所在对于那些有社交恐惧症的人来说,正念的终极目标是培养他们更愿意去体验令自己不适的想法、感觉、情绪和冲动,避免回避行为。